被问美国检测力度何时能和别国持平 特朗普这样说


文中详细描述了美国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向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寻求实战经验,并得到迅速回应的事件。文章还讲述了在美东时间3月19日,这场连接杭州、武汉和美国约翰斯·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医学院布莱根妇女医院四地的跨洋视频研讨交流的讨论内容。据介绍,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视频会议上,82名美国传染病学专家针对新冠病毒肺炎提出了各种问题。对此,浙大二院的中国同行给出了细致的解答。

在此期间,欧洲也犯下错误,乃至出现了“群体免疫”说法,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没什么了不起,忍耐过去就可以了。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大暴发,美国众多医院目前已经不堪重负。对于如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有人形容说,如今,在美国的许多城市,焦虑的医生们就像是得知海啸即将到来的沿海居民。尽管海啸未至,但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迫切需要知道有关如何在海啸中生存的信息”。这是来自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旗下健康新闻网站STAT的一篇题为《渴望获得新冠肺炎病毒信息 美国医生求助中国的同行》的文章的开篇。文中称,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措施不足和混乱指令,美国医生们正在饱受其苦。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求救”。

而在此次会议结束后,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的传染病科工作人员要求管理人员立即制定计划以建立并管理隔离工作人员的设施。本次会议的发起者之一,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医师、艾滋病治疗专家安妮·安塔尔表示,我们要尽力向中国学习,从中国的抗疫过程中汲取经验,从而最大程度地控制美国方面疫情的暴发和传播”。

同时,重视轻症患者的治疗,减少病毒载量,切断轻症向重症的转化途径。严格落实院感防控措施,4万多名援鄂医务人员无一人感染,最令人欣慰。3月29日下午,第二届新冠肺炎多学科论坛举办,李兰娟、张文宏、葛均波等与会专家围绕全球各国抗疫策略、重症新冠肺炎诊治进展、中国经验对全球抗疫启示、COVID-19疫苗前景展望等话题展开探讨。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在谈及美国疫情时指出,从流行病学来看,早期时,当新冠肺炎病毒“人传人”消息被证实后,特朗普政府发布了相应的管制措施。从那以后,美国政府跟踪了两个礼拜,检测出了几十名病例,这说明美国政府早期的做法是正确的。但是,美国政府错误地只对某些国家有反应,而忽略了其他地区。

卢山认为,病毒一点没变,人要变,要去学习。由于美国第一波病毒传染高峰时什么都没做,第二波发现意大利、韩国和伊朗也出现了高度群集感染现象,才开始紧张了,但已经慢了一点。

3月13日,美国宣布对欧洲进行封闭,却没把英国和爱尔兰封锁在外,后来才把英国和爱尔兰包括进来。

早期大家对美国都很乐观,但近两天情况完全出乎意料,美国一下有了大量病例出现。

卢山认为,这是因为美国未能针对病例进行进一步调查,他们是什么人?背景是什么?每个人都究竟从哪里回来?现在美国根本搞不清楚。